佛前阿罗汉郭德纲

娱乐自己,造福自己

😭😭😭😭😭😭

无墨诗人:

北龙归去没苍穹,

长眠银川卧星河。

华门月宫悲愁影,

尽写一夜长恨歌。

把一些文做了删除处理,晚点发个外链,或者私信我要txt也行,保命要紧


【霹雳/双邪/雪禅】鬼端茶(R18)

我几日没上loft错过了太多太多

☻☻☻☻☻:

summary:


浴室只有一小块圆镜,脖子后面碎玉牙印,腰窝戳上的红指印,在蒸汽萦绕中自然是瞧不见的。


=================================


震惊!男子自娱自乐竟遭遇鬼压床!


昨日深夜突发的中元节纪念文,原梗来自weibo@性感地冥在线洗碗, 非常感谢!


每次说我要写节日文我都一定会迟到,这是什么诅咒呢…


我本想挑战lof的能为,结果链接挂了,然后我忘了补,重发一遍,唔好意思


喜欢留下点评论吧作者烧着火柴要冻死了


点我


 

【霹雳布袋戏/双邪/雪禅】鹊骨栖亭(PWP)

请品一品这口佛跳墙

☻☻☻☻☻:

 本来是双邪的七夕贺文但是迟了,今日再吹鹊桥仙!(我还要理直气壮的说之所以迟了,是因为路上多开了一段...)


注意是雪禅,是剑雪无名搞一剑封禅,


原本只有车,结果越写越真情难以抗拒。如果觉得好吃请留个评论吧,感谢感谢


之一


之二 



【abo】<思想罪>

海豹大胡子:

给 @正骨山庄叫阿晚 的史俏(4w字慎点)


一个1984 paro。
有:史俏/蝶剑/任剑/雁默/杏默/修杏,abo,架空,全是私设




·电子屏、思想jing察、《语录》(内容纯属虚构)、双重思想、仇恨周*


属于乔治·奥威尔


 


·永恒之人*


属于阿西莫夫




·角色属于金光


 


 


【俏如来】


 


  “行为的偏差可以被忽略,这并不是被关注的重点。


  “重点是意识形态。”


 


  史精忠在日记里写下了这句话之后,他静静地关上了日记本,手指轻轻抚过柔软的书皮和书脊,深吸了一口气,再重新打开。在这个时代,电子屏*可以解决一切的社交需求,私人拥有纸质书本反而是一件反常的事。史精忠一向是守旧派,还是史艳文的儿子,默苍离的徒弟,自然有很多特权。但即便身为前两任领导人的宠儿,目前呼声最高的内阁候选人,他右派的做法也常常令内阁老辈担忧。好在,史精忠拥有自己独立的、不被电子屏监视的房间,他每天有两个小时可以在这个房间里调整自己的状态。


 


  今天的两个小时早就过了,用于他避开电子屏的监视从派对上狼狈不堪的醉态中恢复过来。实际上,他宁愿用这种方式浪费掉宝贵的隐私时间,将自己的形象塑造成一个纵欲又极其爱面子的年轻人,也不会在那个房间里做真正的亏心事。


 


  因为“他”一定会知道的。


 


  石墨戳这


  微博戳这







【霹雳/雪吞】恶业硫火(PWP)

☻☻☻☻☻:

注意是剑雪无名X吞佛童子!剑雪无名X吞佛童子!剑雪无名X吞佛童子!


有什么36雨上这两个盆友相关的妙文推介吗,我好冷啊


链接挂了敲我


坐稳扶好投币一元不找零钱


 





本世纪ky实在观察有感

再舞倾君怜:

艺术往往来源于生活。

【温师】船戏小段子

不行我一定要转载这篇文,太太是什么人才👏👏👏👏

啾咪: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人圈吧




没错就是神蛊温皇/任飘渺X无衣师尹




因为我想不到无衣师尹X神蛊温皇的姿势






师尹跟温皇谈朋友,终于到了水到渠成,水乳交融,水落石出的境界。




虽然他们谈朋友的过程很重要,但我就是想直接写床戏。




不服的出去不要看。




师尹一向目标明确,关注细节,更难得的是执行力强。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购置了足质足量的润滑,套套等必须品,甚至还叫了大饭店的烛光晚餐,然后才把人约到了家里。酒足饭饱之后,温皇自动上了床。师尹回忆了一番东瀛教学小电影,色迷迷的扑了上去。




温皇跟死了一样躺在床上,师尹做了足足2小时前戏,嘴唇都磨秃噜皮了,温皇还是不动。师尹安慰自己,这个人出了名懒蛋,必须不是我学艺不精!遂提枪准备上马。




瞬间他就被温皇掀翻了。




温皇一身正气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师尹被这么一掀险些折戟沉沙,又气又怕,含泪道,你这人什么意思,都到这份儿上了你问我什么意思,你要是没这个意思你跟我回家干嘛?你这是耍流氓你知道吗?




温皇观察了一下眼前不可描述的情景,赧然道,我既敢跟你回家,并不是怕发生什么,而是我没想到这个事情是以这种顺序发生啊。




师尹气笑了。你要是想对我做点什么你该自己动啊!躺着等别人搞到这种地步了你再跳出来发表反对意见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师尹说着就要穿裤子,温皇一把按住他的手,震惊道,什么,你竟想攻我?




师尹大惊,那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温皇很不好意思地说,这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无衣师尹敢做敢躺,一言不合拉人上床,入幕之宾遍及慈光,那殢无伤,就是师尹用肉体作偿,拐的人家一路保镖到苦境。。。。。你知道我是做了多久的心理建设才敢跟你回家的吗。




这也不能怪温皇思想污秽。网上就是流传着许多关乎师尹与慈光之塔的低俗文学作品,温皇在还珠楼董事长室办公时,着实看了不少。当然这也并不是前CEO酆都月跟他跳反的主要原因。




师尹气得发抖!感情你刚才瘫着不动是等我自己坐上去呢!




师尹说我不伺候了!穿上裤子就往外走。




师尹走了两步想不对啊,这是我家啊!




师尹回头就要到床上把温皇掀下去!




师尹最后就没走成。




因为温皇变成了任飘渺。




不要误会,任飘渺并没有抽出他的大宝剑。




批头散发的任飘渺在床上翻滚着卖萌。




师尹完全受不了!




咬咬牙,脱了裤子又上了。




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就是说的这种情况。无衣师尹上了床,花了一个多小时又把双方搞出了兴致,果不其然任飘渺开始作妖了。




是的,他按倒了师尹就要上!




师尹气的发抖!




师尹拿出当年在道上混的狠劲儿,说今天你要是敢在这里上了我,明天我就叫弟兄们来干爆你菊花!




任飘渺完全不虚。他掰着指头数了数,师尹有哪些呼之即来的小弟呢?殢无伤算一个,忠心耿耿的撒儿算一个,其他的好像还真的没有了。




其实除了这两人以外,师尹在苦境还有个结拜义兄,在老家还有一门令人惊叹的亲戚,除了忠心耿耿的撒儿,座下还有其他三名亲传弟子。但温皇以往的的生活空间毕竟跟师尹毫无交集,忽略了这么多人,也是完全合乎逻辑的。




任飘渺又仔细琢磨了一下这两位的武力值,感觉无双可以吊打他们!经过缜密的思考后,任飘渺自信满满的上了师尹一遍又一遍。




硬是把师尹买的套子全用完了。




搞完了他还不走,又搂着师尹睡了一觉。




师尹好气啊!他掏出手机就打给了贤兄,苦境扛把子素还真。




素还真听说义弟遭了欺负,赶紧把裤子套上,开着莲花跑车就来了!




他还随车带上了四弟召奴,师弟无欲和心灵之友钗公,以壮声势。




鬼知道他们当晚为什么都在琉璃仙境。




鬼知道他们为什么都起床那么快。




鬼知道他们是不是在一张床上。




好贤兄把跑车开出了喷气式战斗机的效果,5分钟之内就到了师尹家,然后带着师弟,义弟,好友们,浩浩荡荡的踹开了门。




动静这么大,任飘渺当然醒了。




他仔仔细细看了看围在床边,义愤填膺,义薄云天,义不容辞的一干人等,不由得大惊失色。




任飘渺不可置信地说,这么多人来捉奸?




师尹气的发抖!